分类 炒外汇哪个平台最正规 下的文章

朋友们大家好
欢迎来到我的交易室
我是交易员Andy
那么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个相对来说有点点沉重
但是我们又不得不面对的一个话题
就是市场当中的大多数
参与市场的大多数最终会亏损收场
这裡面的原因是到底什么
为什么参与市场大多数人会亏损
很多人都做过自我反思
但是我认为如果在这一点你想得不明确
那接下来栽跟头还是一定的
我们如果想要实现自己在市场当中稳定套利这样一个目标
必须要解决两方面的问题
第一个方面是技术面问题
这个技术并并不是说技术分析的技术
而是指所有的客观存在
我们如何通过处理的方法也好
深入的思考也好
学习也好
总归你是有一套
你可以习得一套完备的理论并加以使用
那么这是技术相关的东西
另外一部分则是人性相关的东西
很多市场的交易者在人性面上栽跟头
技术是可以指导和制约人性
但同时人性也往往会成为我们学习和进步的障碍
为什么第一步我么要先从认识自己开始
认识他人开始
因为人和人之间是有互通的
我们之间同做为人
在人性方面的弱点往往是一样的
佛教上讲贪嗔痴慢疑
但实际上在交易上
我个人把它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贪婪
第二类是恐惧
那还是有一类就是傲慢
所有的人性障碍都会从这三方面
贪婪恐惧傲慢这三方面去折射到市场当中去
为了避免我们以后在这三类问题上栽跟头
所以我们要先去认识什么是贪婪
什么事恐惧
什么是傲慢
只有放下你的傲慢
你才能真正的投入到学习当中去
那么只有放下贪婪和恐惧
你才能够把自己学来的 习来的东西
真正的去执行和贯彻下去

投资大师索罗斯呢
有一套很著名的理论
有很多朋友应该都听说过
就是叫做市场的一个反身性
关于市场的反身性
听起来好像似乎很抽象
但实际上是很简单的一个概念
我们写一下
市场和人之间是怎样的一个关係
索罗斯认为市场和人之间
或者说市场和人性之间
有一个密不可分
相互影响 无始无终的
这样一个紧密的作用关係
简单理解市场本身就是一个客观的存在
那么参与市场呢
又是由人来构成的
人分析市场
然后之后参与市场
市场受到人的买卖交投的影响
最终反过头来去影响人接下来的判断
所以说我们现在啊
全球的金融市场来看啊
都是人的江湖
都是人的江湖
所以说我们一定要清楚的认识一个道理
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去面对这个市场
有一半是有一些价格或者是价值规律来去主宰的
我们认为这裡占了50%
那还有另外的50%
则是由人性去主宰
对价格和价值规律的剖析决定了我们的上限
但是对人性的理解决定了投资交易的下限
而很多人往往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因为他就就倒在了傲慢上
还没有开始认真的去学习一套很深刻
很深入的系统的一个一套理论体系
就已经倒下了
或者说放下傲慢
学得了一套东西
但之后很快就把它弄掉
因为自身的贪婪和恐惧最终在不停的犯错
所以说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一个现象
我们在开始这一切之前还是希望能够不断的去强化
这两个字也是我经常和我下面的一些交易员
包括一些学员的朋友去不断的去强调的一个道理
就是关于强化
因为我们的任何
对事物的任何认知
都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下
这个前提是我们又体悟它
如果你仅仅是知道
并不代表你真正去体悟到
听我说完这堂课
如果你自己不去按照我给你佈置的东西去深刻的理解去体验
那么很有可能你也是简单的听听而已
我们随随便便的在是这个电脑上
百度上也好
Google上也好
去搜一搜关于给散户朋友们的
给投资者们的
给交易者的10条忠告20条忠告
如果我要去找的话
甚至可以找到上百条的忠告
然而这些忠告你看过一遍又一遍之后
你最终发现我都懂
你说的也明白
但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怎么做
或者说我还是做不到
或者说我知道这一切似乎有用但又似乎没有用
这裡面的根本是什么
就是我们没有能够系统的去学习
而对自身 对人性的洞察
其实也是我们自身去学习提高的一个
最开始的这样的一个初衷
咱们关于前面的扣题的部分就给大家讲这么多
接下来我带大家去瞭解两个概念
这两个概念有很多人可能有在一些文章当中听说过
首先第1个是关于处置效应
什么是处置效应
可能这两个词对很多人来说比较陌生
但如果我换一个说法
可能很多人就明白了
叫损失厌恶
损失厌恶字面上去理解就很简单了
就是我们人人都不喜欢损失
但损失在我们整个人生当中
我们整个的交易生涯当中是一定不可避免的
那认识到如何去处理亏损
计画亏损是成为一个合格的投资者和交易员必须要去面对的问题
因为最终我们的盈利会取决于你的交易的盈利率乘以盈亏比
那么任何一笔交易都有可能失败
那么如何去处理损失
我们作为人而言
最内心的损失厌恶到底是什么啊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失去100块的痛苦
要远远大于我们获得100块所带来的快乐
这裡面就是我一直刚才提到的第1个要素
就是贪婪
就是贪婪
因为损失厌恶它的前提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贪婪的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不知足的人
有这么多不断的往上爬呀爬
最终就在某一个很高的位置摔下来的人
其实这裡面所有的存在都在于我们没有办法通过
已经拥有了获得足够的快乐
而只能不断去膨胀不断地去获得
今天我丢了100块
我会感到非常的难过
明天捡到100块并不会弥补我之前丢了100块那个痛苦
这裡边我们通过这个人行为心理学
有对很科学系统的
对这一方面做过一个评估研究
档就是人损失带来的痛苦大概是你获得所带快乐的2.5倍
所以说佛说众生皆苦
这裡面苦在哪
其实苦在对欲望的处理上
那么损失厌恶是每个人都会存在的现象
那么有了这个心理最终会导致
我们在交易当中出现一个很致命的很致命的一个问题
就是我们总是在
截断利润
然后去奔腾亏损
截断利润 奔腾亏损
这句话很少有人听过
我们都听说过 奔腾利润 截断亏损
那做交易本质上是一个以小博大的游戏
小是我们用小的损失换区大的收益
但如果你身边有炒股票的朋友
或者说你正在学习炒股票
那你一定会对截断亏损
让利润奔腾 这个道理非常的熟悉
但实际在观察我们身边所有做交易的朋友
绝大多数的人最终都会截断利润奔腾亏损
这裡边罪魁祸首就是
我们每个人都有损失厌恶
从而导致我们在处置亏损的时候
处在一个自我麻痹的状态下
我们不喜欢去认错
不喜欢去认错
在面临贪婪的时候往往会失去理智
那最终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去正确的处理亏损
会最终会导致我们出现亏损的时候
不断的去加满
不断的去加满
而当有利润的时候
我们很快就会逃离市场
就会逃离市场
我们来画一个很简单的一个价格涨跌的图形
这个图形我在网上见到过
然后自己看到了还觉得蛮可笑的
但其实每一个人可能都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
今天录製的时间是2019年5月6日週一
很不幸的是今天大盘上证的A股
目前是已经暴跌了将近6%
将近6%
那这样的“V”形反转暴涨暴跌
在过去的国内的A股市场当中
已经可以是说屡见不鲜了
屡见不鲜了
包括之前涨到5000多点之后的一段股灾
包括再往前数价格涨到6000多点那波下跌
所有的这一切发生
都会有一个最高点
我们看图中这个最高点
那么当价格上涨的时候
我们所有身边的朋友都会听到
今天股票 涨了
明天又涨了
股票在涨
所以我们要进入
但这裡注意一个问题
我们看到股票上涨的时候已经有所滞后了
所有为什么说群众
羊群是追涨杀跌的呢
当上涨已经出现的时候
这个时候往往已经过了最好的低入区域
过了最好的点位的区域
所有人都愿意在中途入场
入场之后呢
价格稍稍涨了一些
获得一些收益的时候
我们就相对来说在一个高位
然后出场
然后呢我们换一档股票也好
或者说觉得价格又在上涨的时候
我们接下来去买入这档股票
然后又在一个 相对的高位出场
最终入场
出场
入场
那最终价格在上涨的过程当中你会发现
其实大段大段的利润你都在踏空
你都在踏空
而当价格真正出现反转的时候
你的这一笔在高点入场没有见到利润
而价格无限制的回头下跌
跌倒一定位置
你还会继续补仓
跌到下一个位置还会继续补仓
直到补无可补
深度套牢为止
这不一定是萤幕前绝大多数人
可能你觉得自己我不是这一类人
我清楚这类人是什么样子
但一个客观事实是市场当中的
大多数人就都是这个样子
这是人性的一个共同点
所以说我看到这个深“V”
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价格在上涨的过程当中
你应该持有的收益没有奔腾起来
而在价格下跌的过程当中
你反到奔腾的亏损
这就是 截断亏损 让利润奔跑
也是所有的人在损失厌恶或者说处置效应的
这样一个心理的暗示的一个前提下
所做出的一个本能的反应
做出的一个本能的反应
那么关于处置效应
我们只需知道他的存在
然后加以规范和约束就可以了
举一个例子
如果今天我给你100美金
来算别说我给你了
今天有人给你100美金
100%的概率给你100美金
他给你一个选择
另外就是有60%的概率给你200美金
这是今天你要去面临的一个选择
你有100%的概率得到100块钱
或者说你有60%的概率会得到200块钱
当然也有40%的概率什么都得不到
我相信如果有一次选择的话
所有的人都会去选择这100块
都会去选择这100块
那么这是一次不可重複的独立性概率事件
那么做交易本身我们知道
是由无数次的进出场交易所构成的
每一次都没有100%存在的事情
每一次所谓的100%
你不能认为价格按照你的预期走了
我的这笔交易对了
你就认为你的交易系统是100%确定存在的
100%确定
是正确的
所以说我们去面对概率的时候
人往往是因为处置效而导致一个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那就是当市场无限多次的去重複的时候
比如说我每天都让你做这样的一个选择
要么百分之百的获得100美金
要么百分之六十获得200美金
最终肯定
是60%获得200美金赚的多
这个道理很简单
也不需要咱们去计算
很简单的一道概率题
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但是在做交易的过程中却没有人
很少有人去懂得这个道理
那么就是我们最终的perfect
最终的收益是由
成功率
乘以
盈亏比
这是决定我们最终
能够在市场当中稳定收益的一个前提
就是你一定正确的去面临概率
并且把亏损遏制住
也就是让利润奔腾
让亏损儘快的人为的去截断
那么处置效应
带来的不仅仅是贪婪
同时也有贪婪过后的这个恐惧
所以我们在去面对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先清楚一个道理
在所有的交易开始之前必须清楚的一个道理
我们是厌恶损失的
我们本身是贪婪和欲望
促使我们在每一笔交易当中不愿意去面对亏损
那么能够正确地计画亏损
是我们开启所有交易的前提
所以说如果说你觉得自己永远都转不过来这个弯
我就要我的系统成功率是100%的
我不认可任何一笔亏损
这笔亏损出现的时候
我就受不了直接把这笔交易砍仓
再去给自己开启一个新的交易
我一定认为自己是对的
那么在这种因素的影响下
我认为你就不要再做交易了
不要再做交易了
这是关于处置效应
给大家做了一个简单的分享
那么另外一个
还有一个啊
也是很多人耳熟能详的一个概念
叫做先验主义
什么是先验主义
所谓先验主义
直接把它翻的
更直接一点
就是我们的傲慢
与偏见
当然我的这个概括不太科学和系统
有很多去做行为学和心理学研究的
可能会对我的这个结论迟疑
但是我们在做交易的过程中
我们只需要浅薄的认识到先验主义到底是什么其实就够了
如果说科学地或系统的去瞭解什么是先验主义
可能会涉及到一些
关于直觉
关于科学之外的
一些感性的东西
但我们在交易的过程当中
先验主义则是我们的一个大敌
这个大敌是什么呢
很多人犯有这个傲慢和偏见
首先第一点认为我是这个市场当中
最优秀的人
我是这个市场当中最聪明的人
我就是那个老大
NO.1
没有人比我聪明
或者说我是最聪明的那一批人
我就是一个交易天才
很多人都会有这样一个想法
这种想法从何而来
其实当你冷静下来
给自己一瓢凉水浇下去
想一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是NO.1
你有什么资本
有什么天赋
去认为你就是投机市场当中最优秀的一员
其实你只是在
假想自己有足够优秀
这裡面缺乏一个很系统逻辑上的知识
所以说第一点很多人会高估自己
在市场当中这样的一个能力
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投资天才
这本身就没有任何的
没有任何的根据
所以说我们把它叫做先验
就是你是凭直觉去做这件事情
但我很语重心长的告诉大家
在这个市场当中靠直觉是不好使的
靠直觉是不好使的
很多人会去讲盘感
讲直觉
但我觉得过度的炫耀这些东西就是在害人
就是在害人
所谓的这个直觉也好
谈谈也好
我们举个例子
如果你是一个专业的职业的运动员
经过这个数年的专业的刻苦的这样的一个训练
所形成的一些条件反射
那么你可以说这是我的直觉
甚至乒乓球 一些优秀的乒乓球选手
可能不再看球的时候
有可能都会一击必中
打中飞过来这个高速旋转来的乒乓球
OK他可以说是直觉
但对于我们毫无市场经验
没有任何积累的情况下
凭直觉去做交易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一个现象
那为什么我们在贪婪跟恐惧的这种趋势下变得傲慢
变得傲慢了
这裡傲慢的
不一定是你真的认为自己傲慢
而是你在做市场的时候
没有足够的原因
然后就推出了一个很荒唐的
很草率的结果
这就都属于先验主义
都属于先验主义
所以傲慢和偏见是先验主义
最致命的一个问题
这裡边会导致我们很武断的
很片面的
去做出判断
去做出判断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
到处充满偏见的这样的一个世界裡
就抛开交易市场之外
在我们的生活当中
也总会听到
这个人A在讲另一个人B
这个B回过头来再讲A
这个B回过头来再讲A
似乎每个人都对身边的所有人有一定的见解
而且人们又乐于发表见解
但往往这些见解是经不住推敲
很多的时候大前提就是错误的
包括对于市场
我们要有一个更理性的认知
那么就是你凭什么能够预测市场
你凭什么能够在市场当中赚钱
如果这样的道理不能够去从头到尾把它捋清楚
你就陷入了一个先验主义的一个怪圈裡
所以最终我们总结来看
我们要面对的所有问题
一个是贪婪
一个是恐惧
贪婪恐惧
同样还有一个就是傲慢
贪婪恐惧和傲慢
123
是我们开启交易想要去实现目标
最大的敌人
甚至是大于我们的无知
有一句话说的很深刻
就是无知并不可拍
傲慢才很可怕
如果你既无知又傲慢
那么这人可能就废掉了
同时这个市场
为什么会这么考验人性
就是因为它会把贪婪恐惧傲慢这三者揉到一起
打包去考验你
打包去考验你
你即便那克服了贪婪恐惧
但如果你做不到傲慢也没戏
如果你贪婪
胆大
然后没有恐惧
也没有傲慢
那最终也可能会倒在一笔交易当中
因为贪婪和恐惧本身也是不可分割的
这样一对的双胞胎
那么要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要从哪裡去入手
今天就是跟大家閒聊
所以说我们今天也不去展开盘面
总结来说
我觉得我们最重要的是
需要培养交易的信仰
有信仰才有足够的动力去改变自己
信仰可能来自于我们的一个交易目标
或者是人生目标的一个制定
同时你还需要去系统地去学习和积累
我建议任何一个想要去参与资本市场的人
想要去投资交易的人
都要从头到尾去做系统性的学习
遗漏掉任何一个部分
都有可能导致你在市场当中一败涂地
而且信仰是建立在
你知道很多东西的前提下
比如说你本身就很无知
或者说你对市场瞭解就很少
包括我也没有办法通过这一堂课
为大家建立交易信仰
因为你没有办法足够的去信赖我
我说的东西
你也许认为是对
但是仍然不足以改变
所以这是最大的一个问题
也是刚才我在前面
因为这个交易心理这个东西讲的时候
有的时候就会没完没了
所以我也会控制一下自己
这个今天的一个讲课时间
咱们以后呢还会有及大量的时间
围绕著盘面的
分析上的
来去更进一步的
在实战当中
去考验我自己的人性
同时也考验所有的这个听过课程的朋友们
这裡面刚才我说的就是强化了这个概念
强化了这个概念
我们任何时候
一定要通过对自身的训练
来强化自己的目标跟系统
所以说如果你不信我的东西
或者说还不知道未来我能给你带来什么
请耐下心来
请耐下心来去从头到尾的建立一套好的交易方法
然后逐渐建立一套交易信仰
因为只有你相信自己现在正在使用的方法和判断的逻辑
你才能够真正的去克服贪婪和恐惧以及傲慢
记住这一点
没有信仰
没有交易信仰
你就无从去谈
我能够克服贪婪恐惧
去克服傲慢
这是人性一定会经历的这么一个过程
好 今天因为不涉及盘面
然后但是讲的都是一些发自内心的
想去影响大家的一些东西
就是我们一定要回过头来去看一看关于处置效应
关于先验义他们背后所对应的
贪婪恐惧就是处置效应
所对应的
傲慢则是先验主义
先验主义
也就是我们不光无知还很傲慢
我们也不学习我们总是很草率很武断地
在市场当中去做判断
这三点如果我们能够去认识了
认识到它的存在
接下来通过一套
系统的方法学习和目标制定
咱们来共同实现你的目标
去共同建立一个非常明确的交易信仰
未来我也会通过我自己对市场当中的
这些年的感悟和理解
包括自己在实战当中要去做的
研报也好 分析也好
对品种的前瞻也好
和最重要的关于市场议论
市场如何展现人性
这裡面
最后可能再为大家带来
一个小的问题
就是我们要去做市场当中的第5类人
市场当中的第5类人
市场当中第1类人是什么呢
是熊
第2类人是牛
第3类人是羊
第4类人是猪
这也是华尔街裡面常用来开玩笑的一些段子
首先熊和牛都会在这个市场当中获利
我们可以把它看做坚定的看多者和坚定的做空者
我们未来会知道一些概念
那就是一波好的趋势一定是牛熊合谋的
如果一个市场只涨不跌的话
其实那不是一个值得去分析的趋势
你可以认为它是一个走势
买入一支股票这支股票我买完第2天就开始封涨停板
封封一直封
封了好多倍出来
你说没有抓住一波趋势
我认为你抓住的是一波走势
而不是一波趋势
因为这波走势是由量能推起来的
牛在不停的获利
但完全没有熊的事
这样的市场我们可能需要运气
或者说需要内幕
需要内幕
但如果说我们想要稳定的在这个市场当中
获得长久地收益
记住永远是牛要吃草
熊要吃肉
所以市场当中的牛和熊
永远都会在市场当中获利
而羊和猪则是案板上的肉
羊代表恐惧
胆小
而猪则代表贪婪
最终羊和猪为牛和熊作为食物
那么我们最不需要做的就是
成为那80%甚至90%的羊和猪
而是要成为少数派的牛和熊
但为什么要做第五类人呢
因为我们必须拔高一个视角
你想成为牛
因为本身
牛也不是一个确定的群体
而是这个市场当中永远有看多的
永远有看空的
如果趋势延展不下去了
一个趋势一直在涨
当所有人都看多的时候
没有人看空的时候就没有了的时候
趋势就已经结束
那接下来的下跌马上就会开始
马上就会开始
所以说牛和熊本身是一个辩证
辩证的一个市场角色
那么第5类人呢
就是我们既不要做猪和羊
同时又能够比牛和性更高一层的看待这个市场的问题
本身市场由这4类人构成
我们要去做能够读懂这四类人的第5类人
同时呢我们要知道这个市场当中是有价格规律
也有价值规律
同时也有人性所带来的
永远会重複下去的东西
所以今天我们扣题的问题就是
就是大多数人为什么会亏损
因为大多数人无法克服人性
无法去面对处置效应和先验主义
所以他们最终变成了由欲望驱使的
由欲望驱使的行尸走肉或者说羊和猪
那么我们为什么会认为你

经过学习之后能够在这个市场当中获得收益
这裡面我们为什么可以不成为大多数
其实这裡面就是我们要去成为第五类人
克服人性的这些弱点
好的
那么后期的问题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够在市场当中获利
因为价格和价值规律是可以被总结的
人性是可以被利用的
纵观古今这个行业
所有的行业
想要获得成功
其实都要有对人性的把握
你卖东西你也要能够卖出去
那做交易本身呢
也是要从人性的角度去出发
先去瞭解自身
然后呢通过对自我的反思
去瞭解别人
瞭解别人之后
我们再去瞭解别人是怎么想别人
那么关于这个市场
我们就可以通过一些
数学上的工具和技巧
以及通过心理上的一些分析
来读懂複杂的市场走势
来看到猪羊牛熊又分别
在市场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好
今天的分享的内容就是这些
明天呢
我们会继续这个猪羊牛熊这个问题
去来引申出我们最终的要去
学习和思考的概念
就是市场是一个博弈的大的棋局
我们如何利用数学上的一些工具
非常简单的均线也好
趋势线也好等等这些东西
去描绘出人性
然后从而去利用人性
好的今天内容就是这些
谢谢大家。

从前有个老头儿和他的老太婆住在蓝色的大海边,他们住在一所破旧的泥棚里,整整有三十又三年。

老头儿撒网打鱼。老太婆纺纱结线。有一次老头儿向大海撒下网,拖上来的是一网水藻。他再撒了一次网,拖上来的是一网海草。他又撒下第三次网,这次网到了一条鱼,不是一条平常的鱼,是条金鱼。金鱼苦苦地哀求!她用人的声音讲着话:“老爷爷,您把我放回大海吧,我要给您贵重的报酬:为了赎回我自己,您要什么都可以。”

老头儿大吃一惊,心里还有些害怕:他打鱼打了三十又三年,从没有听说鱼会讲话。他放了那条金鱼,还对她讲了几句亲切的话:“上帝保佑你,金鱼!我不要你的报酬,到蔚蓝的大海里去吧,在那儿自由自在地漫游。”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哪儿去,告诉她这桩天大的奇事。“今天我捕到一条鱼,不是平常的鱼,是条金鱼;这条金鱼会跟我们人一样讲话。她求我把她放回蔚蓝的大海,愿用最值钱的东西来赎回她自己:为了赎得自由,我要什么她都依。我不敢要她的报酬,就这样把她放回蔚蓝的大海里。”

老太婆指着老头儿就骂:“你这傻瓜,真是个老糊涂!不敢拿金鱼的报酬!哪怕是要只木盆也好,我们的那只已经破得不成样啦。”

于是老头儿走向蓝色的大海,看到大海微微起着波澜。老头儿就对金鱼叫唤,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你要什么呀,老爷爷?”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行行好吧,金鱼,我的老太婆把我大骂一顿,不让我这老头儿安宁。她要一只新的木盆,我们的那只已经破得不能再用。”

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你们马上会有一只新木盆。”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老太婆果然有了一只新木盆。

老太婆却骂得更厉害:“你这傻瓜,真是个老糊涂!真是个老笨蛋,你只要了只木盆。木盆能值几个钱?滚回去,老笨蛋,再到金鱼那儿去,对她行个礼,向她要座木房子。”于是老头儿又走向蓝色的大海(蔚蓝的大海翻动起来)。老头儿就对金鱼叫唤,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行行好吧,金鱼!老太婆把我骂得更厉害,她不让我老头儿安宁,唠叨不休的老婆娘要座木房。”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就这样吧:你们就会有一座木房。”

老头儿走向自己的泥棚,泥棚已变得无影无踪;他前面是座有敞亮房间的木房,有砖砌的白色烟囱,还有橡木板的大门,老太婆坐在窗口下,指着丈夫破口大骂:“你这傻瓜,十十足足的老糊涂!老混蛋,你只要了座木房!快滚,去向金鱼行个礼说:我不愿再做低贱的老太婆,我要做世袭的贵妇人。”

老头儿走向蓝色的大海(蔚蓝的大海骚动起来)。老头儿又对金鱼叫唤,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你要什么呀,老爷爷?”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行行好吧,金鱼!老太婆的脾气发得更大,她不让我老头儿安宁。她已经不愿意做庄稼婆,她要做个世袭的贵妇人。”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他看到什么呀?一座高大的楼房。他的老太婆站在台阶上,穿着名贵的黑貂皮坎肩,头上戴着锦绣的头饰,脖子上围满珍珠,两手戴着嵌宝石的金戒指,脚上穿了双红皮靴子。勤劳的奴仆们在她面前站着,她鞭打他们,揪他们的额发。老头儿对他的老太婆说:“您好,高贵的夫人!想来,这回您的心总该满足了吧。”

老太婆对他大声呵叱,派他到马棚里去干活。过了一星期,又过一星期,老太婆胡闹得更厉害,她又打发老头到金鱼那儿去。“给我滚,去对金鱼行个礼,说我不愿再做贵妇人,我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老头儿吓了一跳,恳求说:“怎么啦,婆娘,你吃了疯药?你连走路、说话也不像样!你会惹得全国人笑话。”老太婆愈加冒火,她刮了丈夫一记耳光。“乡巴佬,你敢跟我顶嘴,跟我这世袭贵妇人争吵?——快滚到海边去,老实对你说,你不去,也得押你去。”

老头儿走向海边(蔚蓝的大海变得阴沉昏暗)。他又对金鱼叫唤,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你要什么呀,老爷爷?”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行行好吧,金鱼,我的老太婆又在大吵大嚷:她不愿再做贵妇人,她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好吧,老太婆就会做上女皇!”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里。

怎么,他面前竟是皇家的宫殿,他的老太婆当了女皇,正坐在桌边用膳,大臣贵族侍候她。给她斟上外国运来的美酒。她吃着花式的糕点,周围站着威风凛凛的卫士,肩上都扛着锋利的斧头。老头儿一看——吓了一跳!连忙对老太婆行礼叩头,说道:“您好,威严的女皇!好啦,这回您的心总该满足了吧。”

老太婆瞧都不瞧他一眼,吩咐把他赶跑。大臣贵族一齐奔过来,抓住老头的脖子往外推。到了门口,卫士们赶来,差点用利斧把老头砍倒。人们都嘲笑他:“老糊涂,真是活该!这是给你点儿教训:往后你得安守本分!”

过了一星期,又过一星期,老太婆胡闹得更加不成话。她派了朝臣去找她的丈夫,他们找到了老头把他押来。老太婆对老头儿说:“滚回去,去对金鱼行个礼。我不愿再做自由自在的女皇,我要做海上的女霸王,让我生活在海洋上,叫金鱼来侍侯我,叫我随便使唤。”

老头儿不敢顶嘴,也不敢开口违拗。于是他跑到蔚蓝色的海边,看到海上起了昏暗的风暴:怒涛汹涌澎湃,不住的奔腾,喧嚷,怒吼。老头儿对金鱼叫唤,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行行好吧,鱼娘娘!我把这该死的老太婆怎么办?她已经不愿再做女皇了,她要做海上的女霸王;这样,她好生活在汪洋大海,叫你亲自去侍侯她,听她随便使唤。”

金鱼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尾巴在水里一划,游到深深的大海里去了。老头儿在海边久久地等待回答,可是没有等到,他只得回去见老太,一看:他前面依旧是那间破泥棚,她的老太婆坐在门槛上,她前面还是那只破木盆。

记得最开始的时候,我300美金,1个月不到就到了600美金。但之后的两年,现在想想才是真正的噩梦的开始。

所以,有时候看一个成熟的交易员,如何如何的谈论风险。其实都是市场告诉他,他经历过了,才能有这些感悟吧。

如果有一天,你也有机会进入了这个圈子,记得渔哥曾经是多么强烈的提醒你们。而如今,我已经很少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言论了,因为,我深知,这是一个过程,时间和经历才是属于你们的,即便我再如何的强调,贪婪的你们也无法懂得渔哥的良苦用心,那么就让时间去验证吧。

祝每一个交易者都能找到自己想找的,得到自己想要的。

image

image

我这人说话就这么损,事实也是这样,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99%的人都是亏损的,别怪我说脏话,亏钱的人就应该早点滚出这个市场,早滚少亏钱。这里只有1%的人(甚至更少)可以站在市场顶端获得长期且稳定的盈利。我并不想去针对少数人探讨交易的圣杯是什么,我更希望为那些还在亏损行列中的投资者提供一点点帮助,奉劝那些刚刚来到这里的人赶紧退出,永不回头。

首先,我是反对搞社区活跃奖,甚至我觉得搞这些都是毫无意义的,官方是为了增加人气,宣传自己,而活跃的人也各有各的想法,人人都是逐利的,说的难听点就是骗,骗你参与进来,而你是无法在这里生存的,这里是你噩梦的开始。

其次,谈谈交易,这也是我最不愿意谈的,因为我不想教任何人进入这个邪恶的市场,时间久了人心都变了、失眠健忘、夜不能寐,半夜惊醒,担惊受怕,甚至连性欲都没有了,亏到你妻离子散、连亲妈都不认识。谈什么心态、贪婪与恐惧、这些都是形而上学的理论而已。更何况这里绝大部分交易员和跟友都是一无所知的小白,幻想可以找到牛逼的人带飞,现实是非常残酷的,危机四伏、到处到是骗子设下的陷阱、花言巧语曝光自己业绩曲线。牛逼的人没找到,骗子一大推。记住他们无非就几种方法获利,骗你的订阅费,骗你的利润分成,骗你的IB佣金,骗你入金到黑平台。

我在这里是一个天天唱反调的人,开始来的时候揭露了好几个马丁杠杆侠,也怒怼了某蓝V,官方也是非常不喜欢我(没有活跃的你们,怎么发展FM呢?)。这样吧,咱们打一个赌,我就把话放这里,如果你想赌咱们可以私聊。如果会止损,能多活几年,不会止损死的贼快,打赌的内容就是本文的标题。

小小的渔哥做不了太多,如果能够让你了解到这个森林的危险,识破某些假大V的丑恶嘴脸,认识到投机市场的风险,就很有意义了。

我说了这么多,你TMD想试,那么好,记住渔哥的几点防骗攻略:1、询问交易员用什么交易方法,EA交易还是手动交易,EA是什么类型的,然后自己百度研究两个月;2、询问交易员的止损比例是多少,历史是否有严重扛单的情况,仓位是否合理;3、对一个交易员最少要观察半年后再订阅;4、有条件可以加对方的联系方式,深入交流,如果发现对方有宣传、晒账单、代理、利润诱惑等建议远离。5、想在这里生存,主要的就是睁大你自己的眼睛哦。

谨以此文,置顶,献给正在亏损和将要亏损的loser们。